每一臺兒童骨科手術都烙印著他的名字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5日 瀏覽次數:1068

從上個世紀70年代至今,甚至未來的很長歲月里,中國兒童骨科手術室里的每一臺手術都銘刻著這樣一個名字——吳守義。吳守義教授,不僅是我國兒童骨科事業的創始人之一,還研發了兒童骨科的手術器械,填補了世界兒童骨科手術器械的空白。至今,這套器械仍在廣泛使用。

6月27日(昨天)晚上19點50分,吳守義,這位為兒童骨科事業奉獻一生的老教授離開了我們,享年98歲。他家里的書桌上仍然放著一本吳老入院前研讀的書,英文版的骨科醫學書籍。這位 “國寶”級的老專家,始終游歷在他至愛的醫學世界里,用積累了半個多世紀的經驗為小患者解除痛苦,關懷后輩。

1921年,吳守義出生于上海青浦,早年求學于格致中學。1939年,考入圣約翰大學醫預科,開始與醫結緣。1946年從圣約翰大學畢業,獲得醫學博士學位,先后在南洋醫院、杭州第一市立醫院任外科醫生。1948年10月,到仁濟醫院工作,師從骨科大家葉衍慶教授專攻骨科學專業,和胡清潭、周連圻、過邦輔等日后成為葉老最得意的學生之一。1954年至1960年,他在廣慈醫院骨科任主治醫師。

拓荒兒童骨科

兒童占我國人口的三分之一,小兒骨科先天性畸形中的四肢與脊柱畸形占相當大的比例,嚴重影響了兒童的健康成長。解放前的小兒骨科患者均由成人骨科醫師兼治,骨科醫生往往忽略了小兒與成人的不同,把治療成人的方法和原則,錯誤地用到兒童身上。但當時我國還沒有小兒骨科的概念,吳守義便是這個領域從“零”起步的重要拓荒者。1961年2月,為了支援剛建成的新華醫院的兒科建設,吳守義等從廣慈醫院調到新華,擔任兒外科副主任。從創建小兒骨科病房開始到隨后成立單獨的小兒骨科,在時間上幾乎和我國骨科創始人孟繼懋教授于1964年在北京積水潭醫院創立中國第一個小兒骨科專業組同步。

作為全國最早設立小兒骨科專業的醫院,很多慕名來到新華醫院找吳守義看病的孩子大多患有骨骼發育畸形的病癥。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國在這方面還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法,患兒一旦錯過了最佳治療期,也就意味著將終身殘疾。吳守義和他和他的同事們一直在積極的尋找著治愈這類疾病的手術方案。1973年,他和胡清潭等研制出國內第一臺脛骨延長架,將脛骨截骨牽開延長小腿的方法應用于臨床,取得了較好的療效。這項新技術成為當時我國小兒骨科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對小兒先天性、后天性各種肢體畸形的矯形手術奠定了基礎。隨后,他開展大量灰髓炎后遺癥的矯形手術,與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協作,總結成書《脊髓灰質炎后遺癥手術治療》,成為為全國最早的灰髓炎手術參考書。上世紀80年代,隨著全國36萬小兒麻痹后遺癥搶救性手術治療高潮,將肢體延長術的研究與治療水平提高到國際先進水平。

吳老還在小兒髖脫位(DDH)研究和診治方面有著突出的成績。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他在上海知名的四大產院開展了35000例新生兒的先天性髖關節脫位的普查工作,是當時是國內最大、最早的先天性髖關節脫位發病普查資料,最終發現國內發病率為0.91‰,這個數據至今仍被文獻經常引用。1982年,他通過大樣本胎兒與嬰幼兒的尸檢,在先天性髖脫位的病因學研究上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填補了國內研究的空白。由于當時國內大年齡髖關節脫位病例多,他引進并改良國外莎氏手術,治療數量多、效果好。隨后又引進了國外的Salter骨盆截骨,并且改進后,創立了髖臼造蓋成形術,這項手術沿用至今,是兒童髖關節脫位的最主要的手術治療方法。他還創造了新華髖關節造架術治療大年齡兒童髖關節脫位,以及多種先天性髖脫位的非手術治療方法,對國內學術界產生引領和推動作用。

今天,先天性髖關節脫位患兒擁有著良好的人生,正是得益于吳老的研究,才得以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

醫工結合的“神來之手”

吳守義不僅在小兒骨科治療領域是公認的“神來之手”,在醫工結合方面更是堪稱典范。他親自改造一系列成人手術器械,并根據小兒手術的特點和要求設計研制的大量的手術器械,如骨鑿、骨錘、電鋸、小兒電鉆、髖臼擴大磨光器、測量X光尺、脛腓骨延長支架、股骨延長支架等,不僅在國內得到推廣使用,有些還被其他國家采用。

小兒骨科創建初期,舉步維艱,由于沒有適合小兒專用的手術器械,小兒骨科醫生只能用成人的手術器械為患兒開刀,在手術過程中不能適應小兒生理解剖特點,既給醫生帶來不便,也容易對患兒造成損傷。為了改革手術器械,吳守義求助于身邊的工人兄弟,先后和上海第六手術機械廠、上海工具廠、上鋼二廠、上海滬東造船廠等單位合作。研制過程只能是摸索著進行,他首先要把器械的草圖畫出來,交給工廠,由工人師傅試制出樣品,然后仔細對照每一個手術細節,經過反復修改,才得到最終可以應用于臨床的器械。1965年首先在國內報道了改良莎氏手術治療兒童先天性髖脫位,并研制了國內首創的兒童專用的“鵝頸釘”器械。1976年,由他開發研制的“小兒骨科專用手術器械箱”,獲國家醫藥管理局三等獎,并形成產品在全國推廣。由此,在新華醫院的手術室里,實現了我國小兒骨科手術一項項從0到1的突破,開啟了我國小兒骨科使用自主研發器械完成更高難度手術的先河。

吳守義曾先后擔任全國小兒麻痹癥研究會副主任委員、全國殘疾人康復學會副主任委員、中華小兒外科學會骨科組組長、上??祻蛯W會副主任委員。他還是《美國小兒骨科雜志》唯一的中國編委,從此在國際骨科上有了中國學者的聲音。

吳守義對醫術精益求精,對待每一位病人的診斷與治療一絲不茍,分析精辟,判斷準確,方案完善。即便是常見病多發病,吳老也是細致入微地了解病情,認真做全面及局部檢查,然后才研究診斷及治療方案,從不輕易作出決定,更不單憑X線片提出診斷治療意見。他千方百計地為患兒解除痛苦,深受病人愛戴。

德高望重桃李天下

吳老從醫七十余載,在小兒骨科領域開疆拓土,極具創新精神,他對小兒骨與關節疾病的診斷技術和治療手段形成了獨特的、系統的、規模性的治療體系,逐漸摸索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小兒骨科發展道路,對國內小兒骨科的規范和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進和示范作用。盡管有許多成就,但他仍然是一名非常溫和、彬彬有禮、謙虛低調的兒科醫生。

2009年,為表彰他為我國小兒骨科事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中華醫學會小兒外科分會骨科學組向他頒發的杰出成就獎。

吳老對中國小兒骨科另一個重大貢獻,就是悉心培養的很多學生都已經成了小兒兒童骨科領域的的頂級專家學者,新華醫院的汪啟籌、陳瑾英、楊根興,上海兒童醫院的朱葆倫,瑞金醫院的張樹江等都是他曾為之驕傲的學生。中國工程院顧玉東院士曾這樣說,“在德高望重的吳老面前,我們都還是學生”。

如今,上海新華醫院小兒骨科依然保持了全國領先的技術水平,經過一代又一代兒骨科人的傳承和努力,在現任主任楊軍林教授的帶領下,小兒骨科已形成系統化、亞專業齊全的學科體系及結構規整、醫教研一體化的學科梯隊。在兒童青少年骨關節創傷及脊柱四肢畸形等小兒骨科經典疾患上發揮著國內的引領、輻射、帶動作用,在國際小兒骨科領域也發揮重要作用,年手術量超過3000例。

他的學生、新華醫院兒童骨科沈品泉教授回憶,吳守義教授給學生們的最大感受是治學嚴謹,通過言傳身教詮釋了學習對醫生的重要性。他退休后仍堅持每周到病房查房、帶教年輕醫生,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學識傳授給學生們。每次到醫院總會帶來他最新閱讀的英語文獻,推薦給大家閱讀,也推薦他認為的優秀的專業書籍給大家,還會把自己珍藏的書籍、文獻借閱給大家,在上面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批注和學習心得。“每次去他家,總能在他的案頭,看到他每天都要翻閱的資料,在他身上‘活到老,學到老’絕不是一句空話,這也鞭策科室的醫生要不斷學習。”沈品泉說。

在給大家講課時,吳守義教授總能旁征博引,可以從疾病的機理講起,穿插各類相關知識,從病理基礎、解剖描述一直到臨床表現的典型特征,治療方案的選擇,手術細節的把握,甚至每一個疾病的發病率都能準確記憶,很多數據表述也毫無偏差,這都令學生們欽佩不已。小兒麻痹患者的體檢,體現了他扎實的基本功,他可以毫無遺漏的完成每組肌肉的肌肉力量檢查和評估,并通過專門制定的體格檢查表讓每個醫生都能掌握體檢要點。他制定的科室規范,改良創新的手術方案,都是兒骨科寶貴的財富。每次聽他回憶新華醫院的成立、建設、發展,可以從一個個故事中體會到老一輩新華人的工作熱情和無私的奉獻精神。

臨床工作是他最為重視的,只要病人有需要,他都會提供最大的幫助。2011年“7.23”甬溫線鐵路重大事故中受傷的小女孩“小伊伊”在新華醫院治療,入院當天,90高齡的吳老就從家中趕來,隨大家一起進入手術室認真查看下肢創面。此前創面因封閉負壓引流,直到此時才第一次展示在上海專家及我們的治療團隊眼前。大家的共識是左小腿肌肉、神經損傷嚴重,擠壓傷后缺陷攣縮致損傷不可逆,保肢難度大、情況不容樂觀。但吳老憑著幾十年的行醫經驗指出,根據目前的情況,盡管后期功能恢復的可能性極小,但保肢的可能還是大的,他的這一判斷無疑給了整個治療團隊極大的信心,畢竟只有先保住左腿才有后續所有治療的可能。

上海新華醫院小兒骨科主任楊軍林說:“我們會繼承并發揚好吳守義教授傳承下來的衣缽,更好地為患兒服務。”

來源:品牌拓展部

了解這些有可能對您的就診有所幫助

金沙官方网站